讲好文明进程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故事

凯时账号网站

2018-10-07

讲好文明进程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故事通过文学叙事的形式,将不同文明的基本元素重新组合编码,构思出不同文化背景下各族群均可感知的经验及历史。

故事是人类文化记忆的重要载体。

以往叙事原则常常建立在“普遍性—对立性”观念之上,以区分“我们”与“他们”;如今讲述人类命运共同体,尤需非对抗性的故事模式,即人类既是“我们”也是“他们”。

商务印书馆2017年5月出版的《两界书》,坚持民族立场、世界视野与人类胸怀,创新性地讲述了一个寓意深远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故事。 设置不同族群关注的共同话题要回答人类社会进程中的诸多问题,绝非易事。

该书借6位先贤先知之口,对人类不同文化思想体系进行综合观照,“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渗透出浓浓的人文情怀。

“开天辟地”和“人类起源”是用幻想、虚构的形式对自然、宇宙所作的描述和解释。

在世界神话体系中,虽然对于世界初始与人类诞生,不同文明有着不同的看法,然则观照和比较起来,又都有着某种相似之处。 该书挖掘原始观念中相似的世界观,努力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最初的意识,并尝试搭建起具有普遍意义的故事平台,设置了不同族群均关注的共同话题或相同语境,从而呈现出不同文明间的可沟通性及平等对话的可能性。 纵观历史,尽管人类讲故事的形式不断改进,但历代经过反复检验和值得信赖的模式都会涉及阐释个人、个人与群体、个人与他人、个人与共同体之间的关系;建立较高的社群认同度,处理如何结盟、确立原则及共同的规则,如何赢得他人支持等内容。 也即解决人类历史上“我们”的群体、“他们”的群体从何而来;如何从亲属群体结集成大型非亲属群体(譬如政治群体);怎样解决“集体行动问题”,进而建立相互依赖的群体。

对人类命运的思考是人类历史的重要课题。 不同族群对生命长短、族群分化、教义形成、异族纷争、习俗流变、人性教化、往时来世等,均有相通的关切。 该书作者将这些内容既作为叙事的情节,又作为叙事的框架,借助故事的形式展现人类共同的情感追求及精神发展的过程。

这一方式更易接近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促进他们相互理解、沟通心灵。 表达对人类整体命运的终极关怀全书用神话、魔幻等手法,展示人类在面临无法抗拒的灾难时可以做出怎样的抉择,模拟现实中不可能面临的绝境,让人们从中感悟生命真谛。

这里既描述了人类共同的命运,又反映了不同族群或对命运的妥协,或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

宏大的叙事角度容易使人发现,世界作为整体,各地皆有联系;同时也让人类对自然、宇宙产生敬畏之心,进而建立内省式精神生活。

叙事作品中传达的思想,代表作者所创造的虚构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联系。

虚构世界与真实世界之间既可能是再现性的,也可能仅仅是警醒我们去关注现实中的某一方面。 因此,作者讲述的是一个人类文化记忆的故事,促使他讲故事的动因不是对人类历史的再现,而是再创造性的构思,重新创作的元素来自于不同文明的历史传统和人类共同价值,旨在增强感化人心的力量。

全书吸纳了不同宗教神话、历史传奇和虚构性民间传说等叙事形式,在叙事的再现性、例释性及审美性等诸层面,试图达至一种流动而不失统一的平衡。

作者依托隽语性的修辞形式表露对“至美”的追求,凭借不同思想中的伦理对话,传递对“向善”的颂扬,进而表达对人类整体命运的终极关怀。

彰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旨趣《两界书》具有三方面的价值。 首先,用一种特殊手法演绎了人类文明发展脉络。 通过文学叙事的形式,将不同文明的基本元素重新组合编码,构思出不同文化背景下各族群均可感知的经验及历史。

尽管书中描述的是再创造性的历史,但同样也是“真实”的人类历史。

人类发展进程中不乏因利益争夺而触发对峙,因权力欲望而滋生冲突,因人性矛盾而遭遇困境。 伴随着大量的战争及流血事件,不同文明之间、不同宗教之间和平与包容尤显珍贵。

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是民族文化的表征,不同文明在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上存在差异,而这种差异正是导致文化冲突的深层次原因。

人类文明发展至今,漠视、消极对待文化差异都是不现实的。

作者倡导人类必须秉持积极的态度、开放的思维,促进沟通互鉴,坚持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处世方法。 其次,尝试探究哲学本体论问题。

本体论是关于世界本原,关于存在本质的学说。 从古希腊开始,诸多哲学家对此进行了艰难求索。 中国古代哲人也对天地万物产生、存在、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不断思索。

书中对于本体论的探究,重心从对外部世界的诘问,转移到人的自我理解、自我反思及主体如何阐释和把握客体方面。 凡人问道为该叙事作品增添了人生哲理的意味,解答了人类应遵循的行为模式:“敬天帝”“孝父母”“善他人”“守自己”“谈得失”“行道义”。

六个基本要义系统化地突显了中国精神的核心内涵。

最后,彰显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旨趣。 如果不能把握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战略走向,认清中央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和外交决策部署,我们就无法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远影响。

许多国家和地区之间在历史交往中形成了错综复杂的问题,犹如书中所描述的异族纷争、教派之争、权力内讧等。 人类历史发展到全球化时代,全球性问题层出不穷,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相互依赖却日益加深。

人类社会已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命运相连的共同体,人类原先坚守的“以邻为壑”“零和博弈”的认识论和思维方式,已不能解决全球性的危机。 该书不仅意欲构建关于人性思辨的话语体系,还进一步丰富和充实了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话语表述。

赫拉克利特认为万物皆流变,无物常驻。 然而,对和平、发展、公平、正义的追求,却是人类前行路上永恒的命题。

《两界书》凭其内在的思想品性及价值吸引,在讲好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故事方面,必将发挥作用。 (作者单位:深圳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