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公投”巨婴 后果恐难收拾

凯时账号网站

2018-10-22

2017年12月12日台“立法院”三读通过“公投法”修正案▓,大幅松绑“公投”限制▓,下修“公投”投票年龄到18岁等,三读通过后民进党籍“立委”聚集议场,高喊人民作主还权于民。

(王英豪摄)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距离“公投”绑“九合一”选举投票只剩下39天▓,台湾“中选会”估计将有9个“公投案”成案,选务工作量暴增,但人力招募不足,至今仍短缺万人。 “公投”绑选举不但造成选务紊乱、人力短缺、资源不足等问题,不久前“公投”联署有效与否的争议更伤害了“中选会”的中立形象,为纷争埋下不安因素。 “公投”应该聚焦地方性的民众切身福祉议题,全台性“公投”是台湾团结或自我防卫的最后武器,必须慎用。 但修正“公投法”降低提案门坎后,却造成提案内容民粹化、极端化▓、社会过度动员▓、联署浮滥等后遗症。

未来若进一步演变成“公投”常态化▓,甚至“公投”轻率通过,则“公投”可能变成力量巨大、难以约束的巨婴▓,对现有体制可能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

“公投”绑选举的开票作业高度复杂,容易酿成纷争。

更棘手的是,此次包括反核食、反深澳、爱家▓、“东奥台湾正名”、“反空污公投”等▓▓,“九合一”选举预期将合并9个“公投案”投票。 这些“公投案”一旦通过,不但无助社会争议的化解▓,反而酿成更激化的新争端。

依据新版“公投法”规定,“公投”年龄降为18岁后▓,预估约有1979万1208人可行使“公投权”▓;只要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同意票达投票权人总额1/4就算通过,换算只要超过495万张同意票就算成立▓。

“公投案”绑选举等于鼓励政党介入操作,造成“公投”成案可能性激增▓。 从已通过的“公投”提案中▓,“反深澳发电厂公投案”在“行政院”宣布停建后▓,提案仍要走完“公投”程序,如此耗废资源有何义意?具有反同婚意涵的爱家联盟反同婚、反同志教育、“同婚专法”的3“公投案”,将和挺同婚的同性婚姻和性平教育2项“公投案”同场较劲,若立场相反的两“公投案”都通过▓,行政机关应如何执行?如何做成最后决策?另一项可能通过的“东奥台湾正名公投案”,台湾地区外事部门、“教育部”及“体育署”今年3月在听证会上都持反对意见;5月3日国际奥委会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体育署”也行文提醒“中选会”。 一旦“东奥正名案”通过▓,民进党当局将如何善后▓?“反核食公投案”如果通过,也会直接冲击台日关系,诸如此类简化复杂问题,诉诸“二选一”的“公投案”▓,反而可能引发更尖锐的社会对立。

翻开“公投法”推动史▓,被称为“蔡公投”的已故民进党大佬蔡同荣,早在1990年就成立“公投促进会”推动“公投法”,“该法”和“独派”希望实现“台独公投”密不可分。

陈水扁在2003年准备次年竞选连任▓,为求“公投”绑选举有利选举操作▓,于“立法院”推动“公投法”草案▓,当时最极端的蔡同荣版,将“公投”事项纳入“变更国号”▓、“领土”等“改变主权现状”的条文,最后表决时不仅民进党团举出“弃权牌”▓,连蔡同荣本人也投了弃权票。 “院会”最后通过“防御性公投”条文▓,后来却被泛绿营讥讽为“鸟笼公投”▓。

当年12月,中国总理温家宝与美国总统小布什双边会谈后的共同记者会,小布什回答有关“台湾公投”议题时表示,美国“反对任何由台湾及中国片面改变现状的决定”▓,但“台湾地区领导人最近的言论与行动显示他可能已经决定要片面改变现状”。

随后美国不断以具体行动向台湾传达反对改变现状的言行,陈水扁却不知省悟▓,不但遭小布什总统直斥为“麻烦制造者”,也刺激了大陆制定《反分裂国家法》▓,向华府施加强大压力▓;后来陈水扁出访还上演“空中迷航”的窘剧。

事实上,两岸政治的纷歧和对立并非单纯诉诸“统独公投”就能解决,轻率推动“统独公投”只会激化内部对立和两岸紧张。 “喜乐岛联盟”在“九合一”选前将举办“全民公投反并吞”大游行▓,企图胁迫民进党参与,并绑架民进党同意明年举办“台独公投”。 如果民进党屈从“独派”要挟▓,参加“台独公投”游行,不但等于让蔡英文“双十”演说希望以“中华民国台湾”作为团结台湾民众的最大公约数的努力付之一炬,也等于昭告世界,民进党将从“维持现状”走向“台独建国”。

在政治运作与选举利益因素上,“本土”不容易切割“极端独派”团体,但在台湾安全层面却不容“独派”团体绑架“本土”,将台湾价值等同于“台独意识”,将台湾本土和大陆对立起来。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责任编辑:邱梦颖▓。